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
添加到主屏幕

请点击,然后点击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笔趣阁 www.20biquge.net,死生契阔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!

    sidea陈重,看你就着血一样刺眼的红酒,抓起莹莹的骨灰大口大口吞咽的时候,我心中狠狠地疼了一下。

    很想帮你分着去吞掉那样深切的一场痛苦,但是我知道,我什么都可以和你分享,唯独不能和你分享莹莹。所以我只能在一旁默默看着,轻声告诉你,除了莹莹之外,你身边还有一个可以随时冲上去为你挡向利刃的朋友。

    相信每个人都有种信仰,是一辈子也不会改变的。

    像是你对我、对莹莹,或者我对你。——2002年9月30日。王涛2003年7月31日,清田市开发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。阵雨。

    王涛接过刑警小杨和小张递过来的案件卷宗,一个字一个字仔细地查阅,卷宗的纸页在手中哗哗地翻过,一段旧事也即将尘封。王涛的表情凝重而审慎,整个审阅过程是那样缓慢,害的小杨和小张不禁有些紧张,生怕卷宗整理得有什么差错。

    很久,王涛从卷宗上抬起视线:“没有什么还需要补充了吧?”

    小杨说:“整个过程就是这样,7月23日,案犯江帆挟凶器闯入受害者陈重的办公室,企图刺杀陈重,用匕首刺入陈重腹腔;陈重迫于自卫,一刀割在案犯颈上大动脉上,案犯当场死亡。后陈重拨通报警电话后被送往医院抢救,现已脱离危险。”

    王涛沉默了片刻:“结论陈重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,证据够不够充分?”

    小杨说:“根据刑法第二十条第三款作出无限度防卫的规定:对正在进行行凶、杀人、抢劫、强奸、绑架以及其它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,采取防卫行为,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,不属于防卫过当,不负刑事责任。”

    小张补当前随时可能失效,请大家发送邮件到diyibanhugmail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!充说:“从陈重提供的保安系统当时录下的录像,以及其它旁证,都足以证明案犯有故意行凶的明确意图。另经核查凶犯的指纹,与去年中秋节夜里,刺杀受害人任莹致死的凶犯遗留下凶器上的指纹吻合。”

    小杨说:“该凶犯在去年就已经有杀人历史,所以,对陈重结论为正当防卫的理由是完全充分的。”

    王涛轻轻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小张说:“王局,我真的佩服死你了。你怎么想到要我们去核对过去那些未破凶案的指纹档案的?”

    王涛笑了笑:“别忘了你是个刑警,你要学会怀疑一切。”

    小张的眼睛亮了一下,对王涛说:“如果这么说,这件案子还真有那么一点可疑。”

    王涛说:“哦?”小张说:“江帆去年刺杀的对象任莹,是陈重的老婆。当时市局刑警队去找陈重了解情况,陈重声称他也回忆不清现场凶犯的体貌特征,所有的一切都描述得很含糊,这也是那件凶案一直悬而未破的原因之一。”

    王涛问:“描述不清,也很正常啊,夜晚突如其来的刺杀,忙于救护伤者,这都是很合理的解释。疑点在那里?”

    小张说:“动机。”

    王涛说:“不是已经查明,江帆的姐姐江玉因为和陈重结婚未果,在前些日子自杀身亡,江帆才回来找陈重报复行凶的吗?你想要什么动机?”

    小张说:“江帆这次行凶的动机当然很明显,就连他去年刺杀任莹的动机也很明显,说不定就是为了姐姐能和陈重在一起,而去刺杀任莹。我是说陈重的动机。”

    王涛问: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小张说:“传闻陈重很爱他的前妻任莹,为什么会在任莹遇害后那么短的时间内就要和江玉结婚,却又在准备结婚前突然甩掉她?那是导致江玉自杀的原因对吧?陈重是不是故意以此引诱江帆回来找他?然后用正当防卫做借口,把江帆亲手干掉?”

    王涛问:“陈重这么做的动机是什么?”

    小张说:“因为陈重爱那个任莹啊。去年江帆才十六岁,如果是落在警察手里,够不上判处死刑。陈重当初故意不描述清楚凶犯的特征,也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。”

    王涛问:“证据呢?”

    小张说:“我调查过陈重的资料,他曾经是g省武警总队两届的散打比赛冠军,退伍后还取得过跆拳道黑带四段的证书。以他的身手,制服一个江帆应该不在话下。我仔细看过当时的录像,陈重挥向江帆的那一刀,速度实在是太快了,我反复看了几遍,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职业杀手都不可能有那么快的速度。”

    王涛狠狠地骂了一句:“扯ji巴蛋!这就是你的证据?我先在你肚子里插把刀,看你能不能制服我,行不行?你不是也很能打?”

    小张挠了挠后脑:“王局,是你说刑警要学会怀疑一切。”

    王涛冷冷地说:“我再告诉你一件事,刑警更要学会没有证据的事情,不可以信口开河。你最近武侠看得太多了吧?现在是在和我讨论案情,还是在跟我打屁聊天?”

    小张说:“嘿嘿,王局,刑警工作压力重啊,随口扯两句放松放松。您看,这份卷宗能通过了吗?”

    王涛拿过笔,在卷宗后面签上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王涛的表情严肃下来:“你们是名刑警,说话要注意纪律和自己的身份。这种牵涉到市委主要领导家庭成员的事情,不是随便就能乱开玩笑的。你们给我记住,别他妈到时候害我和张头替你背黑锅。”

    把卷宗递给小杨,王涛说:“好了,抓紧时间结案上报市局吧。市局领导也肯定高兴,去年任莹被害一案迟迟没能告破,逼得刘大队长都快要引咎辞职了。如果见到他,告诉他要请我们开发区分局的客,特别是你们两个。”

    从王涛办公室出来,小杨拍了拍小张的肩膀:“王局不满三十岁就跻身份局副局长的位置,并且上任就主抓刑侦,升任局长那是指日可待的事情。背后都说他是市委陈书记的干儿子,你居然当他的面乱说陈重有预谋犯罪的嫌疑,我看你不想在开发分局混了。”

    小张吐了吐舌头,轻轻在自己嘴上打了一下,骂了一声:“靠,看我这张臭嘴。”

    sideb临近中午,外面雨渐渐停了。

    这里是清田市医院的特护病房。房间里的一切都是雪白的,陈重躺在病床上的脸,也显得那样苍白,几乎看不出血色。

    房间里只有两个人,陈重默默望着天花板发呆,王涛坐在床头沙发上闷着头抽烟。

    没有阳光照进来,窗外的天空,仍然是暗淡的。

    沉默了很久,王涛说:“陈重,我知道你不应该伤得这么重。我看过录像,江帆的刀子刺进你身体之前,你已经抓住了他的手。”

    陈重轻声问:“莹莹死了,我伤得够不够重?”

    王涛用力跳了起来:“你已经亲手为她报了仇,你还想怎么样?陈重,当初你是怎么答应我的?你要看着我坐上市局局长的位置。你这个样子,怎么看?”

    陈重说:“不用我看,我知道你早晚能坐上那位置,说不定还会坐得更高,我一直都相信你的能力。”

    王涛冷冷地笑:“你不用抬举我,我自己心里清楚,离开你陈重,我什么都不是。”

    陈重的脸扭向了一边。他的眼睛闭了起来,可是一滴泪水滚落在床头,浸染出一片悲伤的水印。他很久没有回头,也许他不想让任何人看见他的眼泪。

    王涛说:“我已经看见了,你不用再躲着我。”

    陈重低声说:“你应该明白,莹莹离开了,什么对我都不再重要。”

    王涛狠狠地骂:“妈的,那我算什么?你说啊,我在你眼里算什么?脑袋提在手上都会去帮你,你他妈的把刀插进自己肚子上的时候,有没有想过我?”

    陈重猛地坐了起来,转过头冷冷地望着王涛:“你真的越来越有种,当着我的面都敢骂我了。”

    王涛满不在乎地哼了一声:“骂你怎么了?看你现在这个熊样,你还能咬我?别装得像头狮子似的,眼角的泪还没擦干呢。我真他妈没想到,你居然也会哭,哈哈,熊样。”

    陈重深吸了一口气,手捂向腹部的伤口。王涛凑过去:“他妈的你一个伤病员,那么用力坐起来干什么?要不要紧?”

    陈重一拳挥过来,重重落在了王涛的下巴上。王涛大叫一声跳开了很远,狠狠地冲着陈重叫:“我警告你,我不想欺负伤病员,现在别在我面前耍狠,等你伤好了,我一定陪你好好打一场。”

    陈重慢慢躺了下去,靠着床头深深吸气:“好,最多过半个月,我保证打得你回到家老婆都不认识你。”

    王涛苦笑了一下:“那当然,你把莹莹的骨灰都吞进了你肚子里,等于是两口子一起和我打,我以前虽然能打赢你,估计现在真的不行了。你没事吧?要不要叫医生过来?”

    陈重摇着头:“不用,莹莹就流在我全身的血液里,她不让我死,我怎么舍得死。”

    王涛问:“那玩意真的管用?没见过像你那么变态的,爱一个人爱到骨灰都要吞下去。”

    陈重说:“王涛,我答应过莹莹,死都不会和她分开。不这样,我除了陪她一起死,怎么能兑现最初的诺言?可是我如果陪她死了,又怎么亲手帮她报仇?”

    王涛很久没有说话,默默取出香烟点燃。

    他问陈重:“那你能不能给我一个诺言?保证你不会想不开,哪一天突然丢下我这个朋友,一个人跑去重色轻友?”

    陈重懒懒地摇着头:“放心吧,我不会那么蠢,莹莹现在,不是永远都在我的身子里了?我们比以前还要亲密无间。”

    可是他的泪水突然又夺眶而出。

    他轻轻摇着头,眼泪乱七八糟流过脸孔,一张脸扭曲得像个丑陋的小老头。

    王涛走过去,把烟递进他的嘴里。陈重哽咽着抽了两口,呛得大声咳嗽了起来。他把烟蒂从嘴里吐出去,用力抱紧王涛的脖子,艰难地说:“可是王涛,我真的很想她。”

    王涛说:“我也想。”

    陈重无声地流泪,抱得王涛几乎喘不过气来。王涛轻轻拍打着陈重的背:“好了陈重,都过去了,不是吗?我们都对得起莹莹,如果以后我有机会见到她,我一定觉得问心无愧。相信我,有那么一天,我们都可以再见到莹莹。”

    陈重长长地吐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擦去脸上的泪,问王涛:“要我对你说谢谢吗?”

    王涛说:“不用,那多虚伪啊,你弄脏了我身上的名牌,赔我一件新的就好。”

    陈重轻声说:“王涛,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
添加到主屏幕

请点击,然后点击“添加到主屏幕”